小学生被网游主播诱导连续“打赏”36笔 共7000元
文章来源:燕赵晚报发布时间:2018/3/13 9:35:21

“这位游戏男主播多次向儿子索要礼物。”3月4日从早晨到晚上,河北保定易县3年级的小学男生晨晨(化名)受到游戏主播的诱导,连续“打赏”36笔偷偷花去了妈妈齐女士银行卡上的7000多元。这位主播的直播画面直接使用了“小学生你进来”的诱导性语言。“我儿子是未成年人,他的‘打赏’行为是不是有效?这笔钱能不能要回来?这样明目张胆引诱小学生的无良网络直播,到底应该归哪个部门管?”河北李俊生律师事务所表示将为齐女士提供法律援助,齐女士称将向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进行投诉。

男孩一天打赏网游主播7000多元

 

晨晨是易县某小学3年级的学生,今年9岁,一年多前迷上了王者荣耀、吃鸡等电脑网络游戏。今年春节期间,晨晨用妈妈的手机注册了一个名为“开心每一天”的微信号,用于收姑姑、舅舅、舅妈等亲人的新年红包。

 

3月6日晨晨开学。下午,担心晨晨乱花钱的妈妈齐女士想看看儿子红包收了多少钱。打开微信钱包查看交易明细后,齐女士脑袋轰的一下大了:儿子偷偷绑定了自己一张平常不用的建行银行卡,并将里面的7000多元几乎挥霍一空!

 

齐女士发现,这些钱都是在3月4日至5日两天内完成的消费。她焦急地跑到当地银行营业厅打印了消费清单,发现这些钱都是打给快手直播平台的同一个账号。两天内共涉及41笔,其中3月4日从早晨8:27至20:39一天涉及36笔超过了7000元,最多的一笔2178元。下午放学后,齐女士追问儿子才知道,这些钱儿子都用于给快手直播平台的一个网络游戏男主播“打赏礼物”了。齐女士一怒之下痛打了儿子一顿。

 

一年多前,齐女士在易县112国道开了一家汽车装饰店,赔了不少钱。后来搬迁到县城东苦心经营才慢慢好转,但收益不高。看着7000多元被儿子打了水漂,齐女士给在外地上班的丈夫打电话哭诉。

 

家长质疑:引诱小学生是否违规?

 

两天涉及41笔,晨晨这些钱到底是怎么花出去的呢?3月10日上午,晨晨给记者详细讲述了给网游男主播“打赏礼物”的过程。

 

记者发现,打赏礼物分为掌声、啤酒、老铁、万人迷、穿云箭等,图标下分别标注有数目不等的快币。“1快币相当于人民币1毛钱,一个穿云箭需要2888快币。”晨晨给记者解释。

晨晨告诉记者,他玩手机偶然进入了快手直播平台,里面有真人秀、网络游戏等不同类型的直播。一个名叫“骚阳”的网游男主播正在进行游戏直播。他发给自己一个QQ号,要晨晨拜他为师,拜师的代价是要送他3个老铁作为礼物。记者换算发现,3个老铁相当于人民币86.4元。齐女士提供的晨晨聊天截图中,这位男主播两次向晨晨索要礼物。“他在主持播音中不断鼓励我给他送礼物,我并不知道这些礼物到底会花多少钱。”晨晨说。

 

齐女士提供给记者的“骚阳”的直播画面上打印有“小学生你进来”的诱导性语言。

齐女士给记者提供了这位网游男主播的另外一些截图,其中一位“好好95529”的网友直接留言说:“哥我是小学生。”

 

“这些网络主播明目张胆诱导小学生消费,难道不违规吗?”齐女士非常气愤。

 

晨晨告诉记者,自己所在学生宿舍里有10个同学,仅他知道就有6个人玩网络游戏接触直播。

 

律师:快手平台和网游主播应退钱

 

齐女士认为,沉浸于网络直播对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没有好处。儿子作为未成年人自控力和认知能力欠缺,受到网络直播人员的诱导后,对自己的行为无法进行有效分辨和掌控。因此,快手直播平台应该返还这笔钱。

 

从3月6日开始,齐女士多次联系快手直播平台进行投诉交涉,他们一直答复让齐女士耐心等待处理结果。3月10日晚上,快手直播平台终于回复齐女士,要求她提供孩子充值打赏的截图、银行卡的流水账单、孩子与家长的身份证明和此消费是无行为能力人进行的相关证明。

齐女士表示,这笔钱并没有全部落入快手直播平台。儿子打赏时,还给另一位名叫“墨羽”的网友打赏过礼物。齐女士向这位网友说明情况后,这位网友表示这些打赏的50%被快手官方拿走,她自己所剩180元通过红包对齐女士及时进行了返还。

 

河北李俊生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俊生认为,作为一种网络消费行为,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网络直播“打赏礼物”本来无可厚非。但是,如果网络直播人员设置消费陷阱,诱导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进行消费,且这种消费与未成年人的年龄、智力明显不相适应,应该视为无效的民事行为,直播平台应该退回不当得利。同时获利的快手平台和网游男主播应该共同承担并返还这笔钱。在这个事件中,由于晨晨属于未成年人,作为其监护人的父母对其行为也应承担监护不力的责任。李主任表示,该所将委派专门律师为齐女士和她的儿子提供法律援助。

呼吁:哪个部门来管管网络直播

 

网络直播作为近年来兴起的一项新生事物,群众发现存在问题应该向哪些部门进行投诉并主张权利呢?

 

据了解,事情发生后,齐女士曾求助当地有关部门,得到的答复是,快手直播平台远在北京,即使存在违规行为,易县当地的执法机关也无从下手。“我从网上查询得知,各地发生过多起类似事件,很多家长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除了向法院诉诸法律以外,网络直播的不规范行为到底应该由政府哪些部门监管?”齐女士一头雾水。

 

同时,齐女士表示,网络技术发展到今天,作为网络直播打赏等消费行为,面对虚拟的参与者通过大数据分析和视频身份识别等方法对未成年和成年人进行有效区分并不是一件难事。有些网络直播平台和主播唯利是图才是这些事件不断出现的主要原因。她呼吁网络主管部门对其进行规范和约束。

 

由于网络直播的“信息实时传播”特征,导致内容监管难以及时发现、全覆盖,而部分直播平台很难保持自律。全国人大代表、共青团安徽省委书记孔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网络直播行业尚未形成成熟的盈利模式,大部分平台依然停留在用户为主播购买虚拟礼物、平台抽成的模式。部分主播存在打擦边球的违法违规行为。但目前各监管部门仍处于各自为政的局面,缺乏总体统筹,公安、网信、文化、广电、工信等部门应统筹协调,建立联动管理机制,完善立法,加强协同监管,发挥社会治理作用,加大违法违规处罚力度,促进网络直播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齐女士表示,她将向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对快手直播平台存在的引诱小学生消费等行为进行投诉。

政策法规更多>>
通知公告更多>>
图片新闻更多>>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143号     信息系统安全备案11019343088_17002